小滑冰/拔杯/莫福/贱虫/EC/原创杂更。BLBG通吃CP可逆,临独临我不逆,最近没时间可能比较冷淡。

【维勇】重回开始

【维勇】重回开始
·维勇,原设,略污向欢脱小段子。我想写这个梗想疯了……
·剧情设定是已经和勇利结为夫夫的并帮助他拿到冠军的维克托在当晚duang的穿越到了第一集中勇利躲着哭的那个卫生间(什么鬼)。不觉得很有意思吗2333
·人物崩坏情节无力请多多包涵(都这样了包涵个鬼啊)。
以上,祝食用愉快。

怎么感觉头有点晕……
“呜……”
勇利的声音…?诶,为什么在哭?拿到冠军有这么值得高兴吗……
一身红白运动服的维克托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视野范围内所见之物逐渐清晰起来。
“……”
为什么这里这么像大赛场地的卫生间?
银发男人面部僵硬的看了看自己的的穿着,隔着运动服按了一下肩膀——果不其然有其它的衣服穿在里面。
啊…最后一次比赛时穿的服装。
……还挺怀念的。
不过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是怀念的时候。比起为什么会时光回溯到这个时间段,他更关心的是怎么安慰眼前满脸惊慌的盯着他的恋人。
“维维维维维克托!!!”
银发男人眯起眼露出一个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笑容:“Hi~”
“!?”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有落锁吧?绝对有吧!而且!…为什么会被这个人看到这么没用的一面啊……
有没有搞错……
完了,简直糟透了。
青年仓促的抬手用袖子擦掉眼泪,起身用逃避的态度应对他憧憬的偶像。
“不…不好意思,我先出去了。”
碰到这么差劲的滑冰选手躲在隔间里哭鼻子……维克托大概也很尴尬吧。
被以为会很尴尬的维克托看着他强装出来的若无其事,再联想到后来自己从他房间里翻出来的一沓海报……突然就很想笑。
所以他笑了,而且是上前一个熊抱抱紧了对方之后在人家耳边大笑出声。
“噗哈哈哈——”
“……什…”
先不说胜生勇利对这笑声作出了怎样的理解,因为维克托的下一句话就将他的猜测与思考能力击的粉碎。
“哈哈——勇利你啊…明明在长谷津的卧室里贴满了我的海报,现在却要故意疏远我吗?”
“!”
那一瞬间,胜生勇利听到轰的一声晴天霹雳…随后他的大脑就成功死机了。
#迷弟行为被当事人发现后的一百种情况##痴汉的下场##偶像发现了我的痴汉行为该如何解释在线求急#
“怎么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得逞的俄罗斯滑冰选手维克托笑得满脸无辜,挑起青年的下巴用指腹去磨蹭着他的下唇。
胜生勇利被他大胆的举动惊到脸红心跳手足无措。
“为为为为为什么……?”
然而银发男人只是向他回以微笑,并不解释。
“今天,没有发挥好呢。”
“……啊…那个……是的。”
青年的情绪因话题显而易见的低落了下来,维克托用指尖抹去他眼角残余的泪水,声音温和到足以使人溺亡。
“…勇利的魅力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失误就消失的。”
“就、就算你这么说……”
现在的勇利,偶像的一句话就足以让他被转移注意力停止哭泣……真可爱啊。
实在是太青涩太可爱了。面对着这样的胜生勇利,维克托就算用尽全身力气也难以压抑住挑逗他戏弄他的欲望。
银发男人与他额头相抵,超过安全线的距离让维克托一肚子的恶趣味念头来回翻涌;最终他低下头,在青年润泽的唇上安慰似的落下一吻。
“唔!……”
啊。
啊啊啊啊啊啊什什什么!!!?
二十三岁的处男胜生勇利,初吻献给了自己一直崇拜着的男、子、单人花样滑冰选手。
胜生勇利觉得他已经不明白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律了。爆炸吧这个现实!
而男人撩起他耳边凌乱的碎发轻声笑了。
“……我会去长谷津担任你的教练的。把自己交给我吧,勇利。”
“好……哈?!!!”
黑发青年瞪大了蒙着一层水雾的棕色双眸,因为哭泣而红通通的眼眶和鼻尖让他显得相当可爱。
“所以,不许再哭了。”
维克托揽着他的腰又侧过头去咬他发烫的耳朵,饱含着威胁意味的下流话语与热气一同吹进胜生勇利的耳廓:
“我可不会手软的。再让我看到你哭的话…我会让你在床上哭个够唷♡”
Fin.

描写一下胜生勇利以及之前就在门外正要踹门的尤里奥的心理状态。
胜生勇利:一脸懵逼对角懵逼三角懵逼花式懵逼。
(#我把你当偶像你却想上我#)
尤里奥: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华。
(维克托我们的约定呢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抬腿要踹门结果石化在原地)

脑海中闪过一丝对自己蜜汁高产的恐惧2333上午两节课边听边写的小段子。
预计本周内发车√

评论(19)
热度(217)

© 百里.resurrec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