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后写画堂良堂居多,
仅台上粉不涉及台下

【维勇】Temptation(引诱)上

Temptation(引诱)上
•维勇,原设,R18向。啊啊可能不会好吃。
•剧情设定于中国短节目比赛后,醉酒后回到宾馆的两人。
•作者是新手(lao)司机上路,由于被第六集甜昏了所以用词不当语序混乱胡言乱语之类请不要在意(鞠躬)。
•人物情节都升天了(捂脸)。
以上为食用注意。

被维克托以「勇利今天状态perfect短节目超水平发挥真是太好了所以我们去吃顿大餐怎么样诶勇利你想吃炸猪排盖饭sorry这周围似乎没有呢啊哈哈那我们去小酌一杯吧Let's go~」这样的理由拉去了酒吧的胜生勇利,现在十分的苦恼。
是的。十分的,非常的,苦恼。
他感觉着又开始从肩上往下滑的沉重身体,只能认命的咬着牙把背上的人再一次背了回去。
“好重……”
黑发青年不由为自己之前因为获胜没反应过来拒绝他这件事感到由衷的后悔。对方夹杂着酒气的吐息喷洒在他颈间,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从耳根到耳尖染上一片浅红。
得赶紧回宾馆去……一边这么想着,他又一次挪正了对方的身体。
————————————————————————————
二十分钟前他看着维克托醺红的脸颊就开始觉的不妙。胜生勇利原本觉得他酒量应该不差,在长谷津宿醉那一晚听说也是喝了不少才倒下的,在这酒吧里刚喝了几杯而已,应该不会那么快醉吧……?
可能是自己的教练喝酒比较上脸?他一边抿着低度的果酒一边想到。一直闷头喝酒的银发男人却突然凑过来,在他的脸颊印下一个满是酒气的亲吻。
诶……诶!!!
胜生勇利几乎是狼狈的通红着脸转头看向他。男人精致的蓝眸蕴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盯住青年,眼角微挑眼眸微眯。在幽暗昏惑的吧台,简直就是撩人入骨的妖精……不,更像是……更像是什么?
“满脸通红呢。”
维克托贴的更近,两人的额头抵在了一起。胜生勇利睁大了眼睛拼命往后仰着身子,对方却一手扣住他的腰拉近了距离。
“我去一趟洗手间…小猪可不要被别的人拐跑了……嗯?”
像是在教导他Eros那时一样,男人用指腹摩挲着他的下唇,荷尔蒙恣意的散发出来,姿态暧昧如同调情。青年紧张的浑身僵硬,直到对方在他另一侧的脸颊上再度落下亲吻后潇洒离开才找回了一点理智。
看上去步伐稳健应该没有醉……吧?
胜生勇利摸着自己发热的脸在内心犹豫不决,最后还是挂着僵硬的微笑叫住了老板。
“那个…麻烦问您一下,这种酒是……?”
他举着维克托喝了一半的酒,小声询问着对方。
面无表情的女老板看了他一眼:“如果是客人您的话,我建议不要尝试。”
“……”
黑发青年的表情凝固了一刻。
“不……我只是想问一下酒名……”
女老板像是确认什么一样又看了他好几眼,最后才在勇利的多番催促下开口用冰冷冷的无机质声音回答他。
“Long Island Iced Tea,通称长岛冰茶。”
“啊,谢谢。”
“对付你这种新手的话,一杯就够了吧……(中文)”
“诶?那个,我听不懂中国话……”
“不,没什么。”
“……”
胜生勇利总觉得他被想象了什么不好的场景。
青年掏出手机摁开锁屏进了维基百科,抱着安慰自己不会有事的心态搜索了长岛冰茶。
……啊,找到了。
“我看看……经典——?!”
那一瞬间,胜生勇利的大脑经过了整整五秒的空白期,甚至于他的手机从手里滑落到了桌子上都没有察觉。
页面上清楚的显示着:经典失身酒 几个大字。
“……”
“不、不可能吧……怎么可能……”青年恍惚的自我安慰着看了看空着的酒杯“如果是原版酒的话,不管怎么说六杯也太多了……”
说着他拿起维克托还剩下一半的第七杯酒,毫无警戒意识的闷了一口。
“……啊。”
胜生勇利突然就有种:俄罗斯人真不愧是战斗种族的感想。
然后他心有余悸的付了单去洗手间找维克托,刚进门一眼就看见了洗手池前勾着领带扯松的银发男人。对方醉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步履从容的向着青年走了过来。正当胜生勇利松了一口气想着不愧是维克托啊果然只是喝酒上脸其实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
维克托一头倒在了他的怀里。
并且在撒娇一样嘟囔了一句有点困我歇一下之后,就相当放松的睡着了。
睡。着。了。
胜生勇利一脸懵逼的凌乱在洗手间门口。所幸宾馆离得不算远,经过一段极其艰难艰难到他觉得明天的跑步练习都可以不用做的挣扎之后,他总算成功的把维克托半架半背进了房间。
“……”
黑发青年目光呆滞的看着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双人床,深刻的觉悟到自己在订房间时答应维克托的撒娇究竟是个多大的错误。
……所以说要怎么处理两人这一身酒气?直接把维克托放在床上被子一裹?先不说有轻度洁癖的对方明天会不会找他算账,单单是身边躺着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自己能不能睡着就是个大问题。
……虽然味道不烈并不难闻就是了。
二十三岁的胜生勇利选手架着他的俄罗斯教练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把睡着了的银发男人放在床上用被子裹了裹,决定自己先去洗个澡冷静一下再考虑维克托的问题。
“嗯……”
在浴室的水声响起不久后,裹着被子的银发男人颤了颤纤长的眼睫,睁开了眼睛。

(前方全是高能)(高苏高甜注意)

“……啊,维克托!你醒了?”
穿着浴袍走出浴室的胜生勇利在看到床边叠腿坐着的男人时心下松了口气。上帝保佑,不用考虑怎么帮他处理真是太好了。
要是帮对方洗澡的话……咳咳咳那也太……
维克托的银发有些凌乱,双眼半阖着迷迷糊糊的解下了松松垮垮的领带顺手开了两颗衬衫扣子。黑发青年在不远处站着,没由来的因对方短短几秒的动作而心跳加速。
线条精巧的下颌,颈部的弧度流畅优美;锁骨的凹陷看上去很性感,再往下…再往下是……
胜生勇利思维跑偏了一会儿,突然惊醒过来噌的一下涨红了脸。
喝多了吧!我……我在想什么啊!
“勇利。”
维克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声音因为酒精而变得愈发醇厚磁性。
“……”
胜生勇利没能再一次挪动脚步。
青年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了。他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
……今晚的维克托很奇怪,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才好,不仅是在喝酒的时候那种异样的、完全不像是开心的急促,还有些别的什么负面情绪夹杂其中。而现在在酒精影响下荷尔蒙全面爆发的他就像是……
像是察觉到危机感的猎人卸下了所有的伪装,要将无法反抗的猎物捕获一样。
被自己的想象吓到呆在原地的胜生勇利打了个寒颤,床边坐着的男人却不满于他的迟缓,拍着床铺瘪着嘴拉长了声音催促着:
“勇——利!不行哦这样无视教练的命令~再这样下去罚你回去不许吃炸猪排盖饭!”
不听教练话的胜生选手:……嗯,果然刚才的幻想都是幻觉吧。
“我知道了……!请小声一点。那个、会吵到其它的选手的。”
“诶—为什么?”
维克托托着腮露出相当无害的笑容:“我记得其他选手都在上一层的单人间里,宾馆的隔音还不至于那么差吧?”
所以为什么我们定了双人间?
黑发青年窘迫的走近了他:“是,是吗,总之吵到周围的人不太好……”
“唔呃!”
手腕被抓住,向前拉去;身体失去重心,跌入怀抱。
“!”
男人温热的呼吸与轻笑声一起扑在他耳畔:“别动哦,勇利。”
胜生勇利下意识的挪了一下身体,随后非常尴尬的发现自己坐着的是自家教练的大腿。两人不但小腹紧贴,而且他的双膝还分开跪在维克托身侧的床铺上,简直就像是……他自己主动坐上去的一样。
“啊!……”
这是什么鬼姿势啊啊啊!
完全失去语言能力的青年涨红着脸按住对方的肩支起身子,两人之间过于接近的距离让空气都变得充满了暧昧因子。不安分的酒香从维克托身上散发出来,那双在银色碎发遮掩下的眼镜有着蓝冰的绚丽色彩,此时蒙着一层渴求的欲望色彩,挑逗又满含侵略意味。
好奇怪…太奇怪了,今天的维克托。
维克托抬手用手指拨齐他微湿的黑色刘海,本就诱人的音色越发粘连色情起来。
“……就这样看着我,乖孩子。”
这男人本就比酒精更加醉人。无论是长岛冰茶还是伏特加,甚至九十六度的Spirytus也不及他一个举动令人目眩神迷;那致命的引诱气息由内到外散发开来,足以使人迷醉于心,沉溺于情。
“……”
啊咧,现在是…什么情况?
“勇利喜欢温柔一点的…还是说——”
维克托的声音渐轻,指腹擦过勇利的脸颊扣住他的后颈往下拉近。黑发青年惊慌的瞪大了双眼想要推开他,却因男人惑人的笑容而败下阵来。
会亲上的……!!!
“不回答吗?”
“不……”
仅仅是被维克托用那种眼神看上一眼,酥麻的电流就从脚尖一直通到头顶。这感觉实在是难以言喻,胜生勇利目光挣扎着试图抽身离开,几次下来反而险些心神失守的亲吻下去。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自己早已在半年的相处里对维克托有了抵抗力!
对方调情般的一个眼神或动作仍然足以让胜生勇利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青年从未有一次如此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事实,以及……意识到维克托对他那堪称可怖的影响力。
不不不快点冷静下来……不会发生什么的——你脸红个什么啊胜生勇利!不要像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一样轻易的想歪了!对方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
半年内被自家教练以无数次开放举动调戏到仓皇逃跑的日本强化滑冰选手胜生勇利,再一次因日本与俄罗斯的文化差异泪流满面。
“那个……维克托你指什——唔!”
有些抵抗只需要一个亲吻便可消失殆尽;有些火苗只需要一次撩拨便可燎原燃烧。有些酒……只需要尝过一次,一口,便再难清醒,至死方休。
唇瓣被舔舐湿润,之后是牙齿的轻轻啃咬与力度适中的吸吮;在被温柔假象蒙蔽时挑开齿关,缠裹住被害者的舌叶恣意摩擦,强制性的交换唾液。
“呜……!”
要窒息了……!
维克托最终还是很有分寸的及时放开了他,转而以唇齿在颈侧留下吻痕。温湿微麻的感觉像是助兴药,黑发青年好一会儿才从那个有着淡淡酒香的吻里回过神来,震惊的面对现实。
“维、维克托!等一下……”
他满脸通红的想站起身,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圈住腰阻止了行动。二十七岁的俄罗斯男人抬头看向他,无论是对方因酒精作用而微赤的俊美面容还是那种稍经岁月沉淀后更加摄人心魄的气场,无一不让他难以吐出拒绝的话语。
但是这样下去会……变得很糟糕不是吗!
“小猪不做出回答的话,我就按照自己的方式来了?”
浴衣的系带被轻易解开。维克托如愿以偿的撩开青年的衣料同他肌肤相触,右手从偏瘦柔韧的腰间一路滑下摸到臀部。
“!”
银发教练放肆的揉捏着他手感极好的臀瓣,舌尖从唇角一略而过,留下一层水光。
“再不拒绝的话可就来不及了哦♡”
怎么回事啊!!
胜生勇利推着他的肩一脸慌乱:“那、那个!拜托了,请停手……!”
对方越发变本加厉的凑近亲吻着他红的快要滴血的耳尖,然后恶意的用指腹去碾磨青年的乳首。
“不…不是说……!”他简直快要窘哭了出来。
“是啊。”维克托忍不住扬起嘴角“但是上次……勇利你也没听我的话对吧?”(第五集)
“……”哈?
“所以我也不会听你的话唷♡”
“什!……”
……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太过分了!
胜生勇利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刺激感,脑内一时险些断片。
可是一切的不安和抗拒在看到那张笑得像偷到小鱼干的猫一样、慵懒又得意的笑脸时,又从青年的内心悄然散去了。
太奇怪了……这是什么啊…
胜生勇利一脸恍惚的沉思着,等到他反应过来维克托把他下身唯一穿着的一件衣物给脱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发呆发的相当不是时候。
“维维维维维克托不你先等一下!!!”
银发男人轻笑一声,反手就把他摁倒在了床上。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事情……果然是我的魅力消退了吗?”
“不!不不绝对没有!Nothing!”
“那么……”
维克托撩起他的刘海,温柔的在他前额上落下一吻。
“勇利……只准想着我。滑冰的时候也好其他的时候也好一会我肏你的时候也好…”
“不许把目光移开,只准看着我一个人。”
“……!”
猛然一下被疑似告白了的胜生勇利理智搅成一团,内心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华。只是……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明白了?”
“…明白——!!???”
等……肏肏肏肏肏肏肏我!!?
维克托看穿他在想什么一样坏心眼的笑了。他架起青年的左腿用自己的下身去蹭对方的,即使隔着一层西装也仍然能感觉到胜生勇利半勃起的状态。配合着被他压在身下这副慌乱到不知所措的样子,实在是一顿丰盛到不行的大餐……
根本就让人无法忍耐。
那双蓝眸中名为色欲的情绪清清楚楚的浮现了出来。银发男人脱下西装的外套,周身的荷尔蒙毒气一般麻痹了胜生勇利所有其他的念头,他听见他的教练这样说——
“Bingo~I'll fu*k you.”
“!!!!!”
随后是一个吻,又一个吻,直至把他引诱到神志不清为止。
TBC.

我的天终于码上来了……这个星期写这一篇用了所有晚自习空余时间……第六集撩勇利/被勇利撩的人实在太多了,维克托有小情绪了啧啧啧。
顺便一提那个酒吧老板是我233下篇里的番外会写很有趣的东西(笑)。

注:
长岛冰茶(Long Island iced Tea):长岛冰茶(Long Island Iced Tea),是一类调和鸡尾酒的通称,是以伏特加、朗姆酒、金酒、龙舌兰酒四种基酒再加入冰块、白薄荷酒、柠檬汁等配料调制而成的一款鸡尾酒。
此款鸡尾酒是星座鸡尾酒中代表水瓶座(1月21日至2月19日)的一款鸡尾酒,同时也是IBA(国际调酒师协会)官方鸡尾酒之一。
长岛冰茶起源于美国纽约的长岛,于上世纪90年代起风靡全球。长岛冰茶不是茶,只是色泽很像红茶的一款鸡尾酒饮料,酒精度高,按照其原始配方调制的长岛冰茶酒精度可达40%以上。
(关于经典失身酒我是上百度翻到的,至于维基有没有……咳,恕我无知,没有的话算个私设)

伏特加(Водка)(Vodka):是俄罗斯的传统酒精饮料;伏特加酒以谷物或马铃薯为原料,经过蒸馏制成高达95度的酒精,再用蒸馏水淡化至40度到60度,并经过活性炭过滤,使酒质更加晶莹澄澈,无色且清淡爽口,使人感到不甜、不苦、不涩,只有烈焰般的刺激,形成伏特加酒独具一格的特色。因此,在各种调制鸡尾酒的基酒之中,伏特加酒是最具有灵活性、适应性和变通性的一种酒。
(这个不会有人不知道吧)

斯皮亚图斯(Spirytus):全名Spirytus Rektyfikowany,英文译为Rectified Spirit(蒸馏酒),中文译作斯皮亚图斯,是一款原产波兰的蒸馏伏特加。酒精度高达96%,是世界上酒精度数最高、最烈性的酒。西方人称之为“生命之水”。
(关于Spirytus和维克托谁更令人目眩神迷这个问题……我可以控制住自己不去尝Spirytus,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不去舔维克托……)

肏:肏本义指性交,引申义指忽悠,指争吵,也指吃饭时胡吃乱塞。如有肏攮、肏进分文等词。
肏是典型的会意字,意思是进入肉里或有肉进来。这里的“肉”字指的是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的性交器官。

评论(15)
热度(498)

© 百里. | Powered by LOFTER